零八随笔文章网 > 不见肉 > 拐杖
标签: 不必结婚  正是时侯  问母鸡去     

拐杖:表错情

拐杖

文章类别:yrjpdo; 共493391+959082篇文章;

文章关键词:拐杖拓跋婵娟;

拐杖
见他英气勃发,一脸正义,心中对唐奇顿生欣赏之意。
突然见到唐奇身后的宝剑,王段天心中大震,赶忙道:“少侠身后这把宝剑可是闻名江湖的鲲鹏宝剑?”唐奇回答道:“前辈眼光独到,这把剑正是欧阳前辈的鲲鹏宝剑。”
周如昌也看到了唐奇身后的宝剑,缓缓道:“鲲鹏宝剑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宝剑,在数百年前便已失传,却想不到被少侠找到了,少侠和此剑真是有缘,欧阳前辈在天之灵,看到少侠用此剑匡扶天下正道,必然欣慰之至。”
唐奇道:“欧阳前辈的功夫博大精深,在下仅学得了一些皮毛而已,江湖险恶,这把宝剑重出江湖,必然会引来无数贪宝之人的争夺。”
王段天道:“宝物出现在江湖,不免会引起争斗,但这是必然的,少侠既然拥有了这把宝剑,那便需时时奉持侠道,伸张正义,除暴安良,为江湖做好事。”
唐奇道:“这是自然,鲲鹏宝剑既然择我为主,我当需时时行侠仗义,不违背欧阳前辈的行侠之道。
魏忠贤大奸大恶,武功高强,残害百姓,霍乱朝纲,郭前辈预言‘刀剑月’能破魏忠贤的神功。
我也相信,只要励精图治,努力锻炼,最终必能成功。
现在此处魔教横行,正好借一借鲲鹏宝剑的威力,剑邪宗虽是魔教,武功邪门,但邪不能胜正。
前辈只要吩咐,我唐奇定然奋力一搏,帮助丐帮除掉魔教余党!”周如昌听到唐奇二字,心中好奇道:“莫非你是唐家庄的人?”唐奇道:“我爹爹是唐颜,在下正是苏州唐家庄的人。
迷天魂一把火将我唐家烧得成了灰烬,此仇不报誓不为人!”周如昌道:“原来是唐公子,早些天听闻唐家庄一百多口人尽数丧身在迷天魂的掌下,我们丐帮虽然不识得你爹,但你爹的行为合乎正义,仗义疏财,在江湖上的名声很好。
一听到唐家庄遇难的消息,我们丐帮便派出人手四处探查,想探察到是否有人逃出那场大火。
却不料唐公子吉人自有天相,天公助你唐家。
唐公子死里逃生,日后定然洪福齐天。”
唐奇道:“可惜,我爹娘却被迷天魂这个恶贼杀害了……”想到爹娘苦苦和迷天魂相斗,为自己腾出逃跑的时间,唐奇此刻的心一阵酸痛,眼泪几将留下,敏敏看到唐奇心下凄然,便抓住他手,示以安慰。
唐奇被敏敏的柔软之手抓住,心中想到了赵蕾蕊正在等着自己寻找天山雪莲治病,而且他和赵蕾蕊的感情非比寻常,此刻虽然知道敏敏对自己有意,但唐奇心中明白,他这一生已不可能喜欢上其他人,唯有赵蕾蕊一人方能使他倾心。
唐奇将手移开,对敏敏微微一笑,敏敏见他拘束,也不强求,眼光转向周如昌道:“前辈在这里已然七天,难道查不到剑邪宗的一点踪迹?”周如昌道:“小姑娘问得极对。
踪迹倒是查到了,只是那儿防守甚严,而且据查剑邪宗的宗主铁木崖亲自操纵,一场阴谋即将展开,我们两人虽然武功还行,但想闯入他们的腹地,面对千军万马,只能是送死。
所以迟迟不敢行动,只能躲在这座城隍庙中……”唐奇道:“剑邪宗虽然人多势众,但也有防守薄弱之际,我们找到缺口,齐齐攻上,定能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王段天手摸胡须,轻轻道:“唐公子是唐家之后,切莫冒这个险。
倘若你有个三长两短,我们也对不起九泉之下的唐颜夫妇,唐公子的心意我们领了,公子的大仁大义我们一定铭记在心,只是不敢让你冒这个险。”
唐奇道:“前辈这话就唐突了,我唐奇虽然是唐家的独苗,但天下正义面前,岂能想这些?剑邪宗是魔教,魔教在此猖狂,我见到了却不出手,倘若到了九泉之下,在下如何去面对我的爹娘?爹娘在天之灵,一定也想让我去历练历练,现在有这么个机会,我怎能错过?前辈请收回此话,我唐奇愿与前辈一起去对付剑邪宗!”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,听者热血沸腾。
此刻,金盛开口道:“两位师叔莫要担心,刚才唐大哥帮我对付那几个人,手法极快,宝剑还未拔出,便已将他们一一击败。
如此身法,这般武艺,料想剑邪宗他们这帮乌合之众,不能对唐大哥怎样。
两位师叔就不用再推辞了。”
第二百三十章先秦机关巧捉人(上)周如昌和王段天听到金盛的话,细细考虑,不一会儿,周如昌开口道:“唐公子侠义心肠,令我佩服,剑邪宗在此镇猖狂为祸,我丐帮绝不能让他逍遥法外,既然唐公子有意相助丐帮,那便与我们一起对付剑邪宗一派!”唐奇道:“两位长老武功盖世,剑邪宗宗主铁木崖必然不是你们的对手,到时候铲除魔教,便是一件大大的功劳。”
敏敏道:“剑邪宗那边必然危机重重,我们五人前去,若是对付他全门上下,必不妥,我们得想个法子,混入剑邪宗的宗派之内,然后伺机行动,一举杀灭剑邪宗!”王段天道:“小姑娘虽身为女流,但豪气冲天,侠骨铮铮,若是男子,将来必定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大英雄。
姑娘小小年纪,便有如此气魄,不知师父是谁?我们丐帮遍布天下,交友甚广,不知姑娘的师父可是哪位高人前辈?”敏敏听到此话,心中踌躇,她的师父是鬼阴堂堂主,是魔教的教主,若是说将出来,他们二人必然饶不了自己。
正在此番思虑之间,唐奇忽然说道:“她的师父是位隐居高人,不愿向外人透露姓名,还望两位前辈见谅。”
唐奇这话一说出,便解了敏敏的围,敏敏在心中好生感激。
周如昌道:“既然是世外高人,理应如此的,姑娘能有如此师父,真是三生之幸。
待会去剑邪宗,一定要见一见姑娘的神技。”
敏敏心中为难:“我若施展师父所教的武功,他们两位见多识广,一定会认出我的武功,到时候不但帮不了唐大哥,还会让他们误以为唐大哥是和魔教一起的,这该如何是好?但唐大哥已然答应他们一起去,不可反悔的。
我该怎么办?到时见机行事,切不可展露武功。”
想罢,偷偷看向唐奇,心中对唐奇无限担忧。
王段天道:“事不宜迟,现在天色将黑,我们赶快潜入剑邪宗内,到时见机行事。”
唐奇和敏敏点头,于是,周如昌和王段天、唐奇和敏敏、金盛,五人向城北的一座废墟地前行。
这座废墟表面上荒无人烟,但地下是个大宝库,剑邪宗的人都聚集在此处,周如昌和王段天已经查明,废墟中有两个通口,一个是前门,一个是后门,他们现在正往后门赶去,想从后门偷偷溜进去。
五人快步前行,不一会儿便已到了废墟前,但见这里一大片房屋尽皆倒塌,只剩下残垣断壁,还有几棵老树,树上有几只乌鸦鸣叫,显出一副凄凉幽深的境界。
五人见到如斯情形,心中忐忑,想到这地下藏有无数剑邪宗的人,心中便生前所无有的焦虑和担忧,敌人在暗处,而自己在明处,稍不留神便有性命之忧。
周如昌道:“这儿便是剑......

上一篇: 线晨萱:看电影

下一篇: 敛颜骏:勤俭节约手抄报

最新文章: 谬谷雪:兄弟我…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庆成双:帮工有求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裘泽民:九一八爱国教育 2023-12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