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八随笔文章网 > 前面还是后面 > 说 出 来
标签: 背水一战  酒囊饭袋  退学     

说 出 来:省力省油

  • 象蓝
  • 2023-12-04
  • 076646人已围观
说 出 来

文章类别:nzcyzn; 共276225+296603篇文章;

文章关键词:说 出 来诺紫云;

说    出    来
艺飧鲇屑吐纱砦蟮娜恕!\xB1
“错本来就不在你,”副机长拍他的背,说道,“你放心,不会给你太多镜头,就侧脸,主要是拍空乘人员,你就当帮兄弟这个忙。”
周京泽被人推着往前走,一脸的散漫,他单手抄在裤兜,伸出一根食指往后比了比,副机长一愣,笑道:地“行行行,改天请你喝最贵的酒。”
两人一前一后走往机场方向走去,远远地便开见医务人员换好了衣服子在那参观。
周京泽\xB2t起眼皮扫了一眼,人群中并没有许随的身影。
估计是还在换衣服,她做事一向慢半拍。
周京泽走过去,他们纷纷回头同打招呼,有医生称赞道:“这里还好酷,我们这是第一次参观。”
副机长幽默地接话:“一会儿让周机长带你们到天上参观,他开飞机可稳了。”
一众人笑出声,周京泽跟着扯了扯嘴角,没有说话,这人可真行,为了让他帮忙,什么高帽都能戴。
他正对面的发出“咔哒”一声,周京泽掀眸看过去,一位女医生正在开可乐,碰上他的眼神,女医生不好意思了:“周京泽,谢谢你啊。”
“嗯?”周京泽愣了一下。
女医生举着可乐晃了晃,说道:“这个啊,我一直想喝冰的来着,许随说你给我留了一罐。
谢谢啊。”
“不客气。”
周京泽僵硬地扯了一下嘴角。
“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他拍了拍同伴的肩膀。
周京泽双手插兜,朝更衣室的方向走去,胸腔一股郁结,怎么都散不去,他咬了一下后槽牙,垂眸想,许随越来越长本事了,让他吃了一次一次的瘪。
机场内,摄影师老头抗着相机早已就位,许随她们也站在那等着空乘人员的出现。
太阳四点钟方向,一批年轻帅气的飞行人员穿着笔挺的制服出现在众人面前,男的俊,女的靓,十分养眼。
副机长和乘务长走过去来同他们一一握手,副机长笑笑:“就有劳各位了,主要是培训我身后的空乘人员急救知识,乘务长会全程配合你们。”
许随点头:“我负责cpr,产科的同事负责在飞机上教大家如何帮助乘客紧急分娩。”
乘务长是一位非常漂亮知性的女性,她主动伸出手:“合作愉快。”
他们正说着话,一道慵懒冷淡的声音插了进来:“老郑,我们先上去。
许随抬眼看过去,周京泽穿着藏蓝色的机长制服,肩上四道杠,宽肩窄腰,一双眼睛黑又亮,里面的金边白衬衫扣子扣得严谨,喉结突出,添了一丝禁欲感。
以前两人在一起时,许随很少见他穿西装白衬衫,一转眼,他从散漫肆意的少年成了一位男人,多了一丝男人味和稳重成熟。
许随看见周京泽走过去,跳上机舱,副机长也紧跟在一边。
而她们也在空姐的引领下上了飞机。
飞机上缓缓启动,机身向上离地,一路向高空飞去。
许随和同事坐在舱内,翻看着杂志,很快,飞机离地一万米,飞上平流层。
空姐甜美的声音响起:“女士们先生们,欢迎乘坐中国中正航空公司,本次航班……”许随朝窗外看去,云朵飘在旁边,稀薄,绵软,像白色的棉花糖,放眼看下去,刚好经过一片金灿灿的梯田,气势磅礴,十分壮观。
万里河山尽收眼底。
十五分钟后,医务人员开始给乘务组培训紧急救护知识。
许随负责的是心肺复苏,她穿着白大褂,半蹲地上,旁边躺着一位示范心脏骤停的人员。
她的声音沉静又果断:“首先要疏散周围围观人群,让空气保持流动。
“其次解开患者衣领扣子,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,检查患者颈动脉跳动的情况,”许随俯下身,手刚要探过去,“像这样――”飞机向右急剧摇晃了一下,许随说话的声音被打断,整个人差点控制不住向后倒。
她只好重新示范了一遍。
“左手掌贴紧胸部,双手交叠,肘关节要撑直,用力按压,”许随动作熟练专注,跪于病人一侧,“反复按压三十次。”
许随双手按在患者胸膛,刚按压了不倒十次,飞机颠簸了一下,强烈的晃感,她一时没跪稳,当着一众机务人员和同事的面向一边摔去。
头发散开,发圈跌落,不知道滚到了哪个座椅底下。
十分狼狈。
当众出糗,许随脸有点烫,她佯装淡定地爬起来,一眼瞥见摄像师在憋笑,连带镜头都在抖。
接下来,许随示演了cpr的三种紧急救助法,可到关键处,飞机不是向左晃就是向右_倾斜,她的工作多次被打断,如此反复,饶是再好的脾气都抗不住这样戏弄。
许随忽然想起周京泽上飞机时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,似乎有点咬牙切齿。
难道她一二再而三拒绝周京泽的好意。
他要故意找回茬来?毕竟他是机长,在天上,可不是他在操控一切。
她正出神着,飞机又剧烈地摇晃了一下,像是机头故意不紧不慢转了个圈,许随一时没站稳,磕在了门板上。
轮到其他同事操作时,飞机又稳得不行。
……飞机降落后,一群人先后下飞机,站在那里聊了一会儿。
两位机长留在驾驶舱内检查完一切设备,最后下飞机的。
两人先后出来。
同事和现场的工作人员纷纷鼓掌,都夸周京泽技术好,坐他的飞机很有安全感。
在一众夸赞声中,许随却记着轮到自己在飞机上特别颠的时刻,笑着开口:“是吗?刚才又有点晃,我觉得刘机长开得比较好。”
“哈哈,还是许医生慧眼。”
副机长笑眯眯地说道。
周京泽视线停在她身上,目光笔直地看着她,脸色有点黑。
副机长刚好站在旁边,好像察觉到了两人的暗流涌动。
还挺好玩,他第一次看周京泽跳脚,又忍住不发作的模样。
稀奇。
人群逐渐散去,被摄影师喊去拍照,许随一个人落在后面,周京泽慢悠悠地跟在后面,他脱了外套反挂在宽阔的肩膀上,一只手抄在裤兜越过她。
在与她擦肩时,周京泽低头看着她,漆黑的眉眼压着一抹轻佻和痞气:“刚才晃是气流影响,还有,我技术好不好,你不最有发言权吗?”许随“轰”地一下,感觉脸颊温度急剧上升,她瞪着周京泽,这人怎么这么孟浪,居然能在公共场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这话。
这下换成许随快步向前走了。
摄影师安排医生们站在飞机前拍一张集体照,四个医生穿着白大褂统一定好角度后看向镜头。
大龙抗着摄像机对准他们“咔咔’地一连照了好几张,他凑近镜头看了胶片回放,总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“老大,你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大龙把相机挪到周京泽面前。
周京泽视线一瞥,目光停在最右边第二个姑娘身上,瞳仁漆黑,唇色一点浅红,仅是淡淡地笑了一下,就有梨涡浮现。
他挑了挑眉:“有什么问题,不挺漂亮的。”
“你这个直男不懂。”
大龙一拳捶在他胸口上。
大龙看了好半天,一个激灵,猛地发现了盲点:“许医生,你的头发能不能扎起来啊,这样比较统一。
““我吗?”许随愣了愣。
众人看过去,许随再一次成为焦点,她下意识地摸口袋找发圈,却发现怎么找都没有,不巧的是,同事也没有多余的发圈。
许随神色有点窘,后退了一步,本身她也不是太爱拍照和出风头的人,道:“要不我就不――”“不拍了吧”后半句话许随哽在喉咙里,一道高大的身影笼罩下来,周京泽俯下身,插着裤兜里的手伸出来,手里捏着一根米色珠光的发圈。
周京泽当着众人的面,竟一点毫不避讳地低下头神态认真地给她扎起头发来。
许随下意识地想退后,男人按住她的肩膀,低沉的嗓音震在耳边:“别动。”
他身上凛冽的薄荷味扑到鼻尖,许随整个人僵住,只感觉他的手肘抵在她的肩膀处,修长的指尖穿着她的头发,偏着头,不太熟练地滑下发圈,去绑她的头发。
拇指的薄茧擦过她细嫩的脖子,很轻地一下,许随心猛地缩了一下。
“你哪里的来发圈?”许随抬起眼眸看他。
如果没记错的话,这发圈是她的,而且不是掉在飞机上的那根。
“路上捡的。”
周京泽语气漫不经心。
第58章 告白 总不能耽误我俩各自找对象……拍摄完毕,一群人抒了一口气,各自互相握手道谢,说道“辛苦了”。
吴凡则负责送医生们出去。
下午五点,夕阳斜照,直射在基地围墙的一角,呈现出稀薄的橘红色。
许随收拾好东西,跟着他们走出去。
“许随。”
周京泽冷不丁地出声喊她。
许随停下来,回头看他。
周京泽抬手拽了拽领带,一截喉骨露出来,冷隽的脸上表情散漫,看着她:“发圈。”
这人说话一向懒且言简意赅,许随立刻明白过来,他这是让她把发圈还给他。
许随抿了抿嘴唇:“你不是说路上捡的吗?我用了就是我的。”
说完许随转头就走,周京泽长腿一迈,三两步挡在她面前,低下头,漆黑的眼睛紧锁着她:“一一,那是我的东西。”
许随不明白他为什么执着于一件无比寻常的发圈,她刚想开口,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。
有位飞行学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一把抹掉额头上的汗:“周教官,不好了,有个学员出事了!“趁周京泽分神要去处理事情,许随一溜烟跑开了。
等周京泽处理完事情,基地早已恢复紧张训练的模样,哪还有一个医生的影子,只剩大龙还留在办公室看他拍的照片。
周京泽从冰箱里拿出两罐碳酸饮料,扔给大龙一瓶,他大刺刺地坐下来,食指扣住拉环,“\x86辍钡匾簧\xF9,气泡冒出来。
他喝了一口,问道:“在挑照片?”“领导吩咐的事,我可不得做到最好。”
大龙打起官腔来一套一套的。
周京泽放下饮料,手掌往上抬了抬:“我看看。”
大龙把相机递给他,周京泽接过来,眼睫垂下来,拇指不停地按动着播放键,走马观花般一一看过去。
在看到某张合照的时候,视线停了停:“你把这张照片传给我。”
===告白 第65节===大龙接过来一看,是医生们刚才的合照,他比了ok的姿势,开了蓝牙传到周京泽手机上。
“周教官,你要照片做什么?”大龙有点纳闷。
周京泽点了“接收”,盯着眼前的合照,拇指点击截取,将许随安静带笑的照片截了下来,似自言自语,哼笑了一下:“我不得要点补偿。”
在回去的路上,许随有先见之明在基地便利店买了一包话梅。
车沿着会环形公路一路开出去,山对面的夕阳已经完全下沉,只留下一点残留的余晖。
同事韩梅刚好坐在旁边,她推了推许随的手臂,问道:“哎,许医生,你和那位机长什么关系啊?”“我――”“刚才拍照的时候,我当时站你旁边,我感觉你俩不对劲,有一种我形容不上来的气氛,”韩梅说起话来头头是道,“你可别你俩说什么关系也没有,蒙谁都不能蒙我这个已婚妇女。”
许随舌尖抵了一下右脸颊的话梅,话梅滚到另一边,腮帮发酸:“前男友。”
“我就说嘛,我说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,带就纠缠和欲望。”
韩梅八点档看多了,这种专有名字张口就来。
许随扯......

上一篇: 介山雁:人尽其才

下一篇: 夫曼雁:表扬

最新文章: 灵薇:十块钱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冰露:完美无缺 2023-12-04

最新文章: 员潍:夜光眼 2023-12-04